日葵

见鬼

日了葵了  这不是恐怖向的 

日了葵了 前后画风完全不一样 不要在意

--------------------------------------------------


                                    见鬼

   卢根起床的时候约莫九点多,外面没什么日头,阴得很,也难怪人说清明时节雨纷纷,妈卖批的选了个四月四日去扫墓,死死死,真他妈的晦气,卢根心想。

   一路上还算通畅,没多久就到了陵园。正倒车进停车的地方,倒车探测器暮地响起来,卢根看了眼显示仪,又看看后视镜,又看看显示仪上的红色提示,哈妈批搞什么鬼,后面空得很。

   硬着头皮停完了车,走在陵园里莫名的感到背后一阵阴冷,卢根啐了一口,点了根烟又紧紧衣服向墓地走去。

  

 

   张弛正吸溜着热干面,卢根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张弛按了免提,继续埋头吃。

 “卧槽他妈的”接通电话后传来的第一句就是卢根的标志性口癖。

 “李操什么李不是去扫墓了吗怎么了见鬼了?”

 “卧槽他妈的这你都知道?”

 “什么鬼~"

 “他妈的我刚在墓地倒车倒不了,后面什么都没有,愣是提示我有东西,我他妈的以为倒车仪坏了,我这不刚开到市区了,随便找了个可以停车的点儿,他妈的倒得不要太溜啊!”

 “哦~怎么啦李大爷的该不会是怕了吧!”

 “对啊。。我就是自己很怕啊!所以说。。就。。想和你聊一下这个事情。。让你让我不要这么怕。。”

“哈哈哈!!!李大爷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好不好!”

“那你怎么解释?你怎么一猜就知道我见鬼了?你说是不是你他妈的”

“是是是!就是我!”

“妈卖批这么想老子?也不用这样吧”

“李大爷的!!!老子一口热干面喷死你!”


该吃饭啦

       该吃饭啦

 

卢根在战旗注册了一个小号  

不是为了给张弛送礼物也不是要刷屏

 

 

12点半的时候 老E的速通以撒正打到第四层

他瞄了一眼弹幕

“该吃饭了”

老E手一抖 浪掉了半颗心

“李大爷的!”

 

 

下午五点半 老E的求生正打到最后一关

他又瞄了一眼

“该吃饭啦”

老E手又一抖 又浪掉了5滴血

“李大爷的!”

 

 

恋爱中的人啊 

真是又聪明又笨


告白

告白

                                  告白

张弛接到卢根电话的时候正在b站直播

他叫着“小宝贝儿来啊”然后手机就响了

他忙放下耳机关麦前道:“唉 接个电话接个电话 尿姑娘的”

弹幕上立时传来一阵yooooo

张弛轻笑 接了电话

“张弛 我喜欢你啊 我们 处一块儿吧”

 

 

卢根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两点 客厅里传来吸尘器嗡嗡嗡的声音 

打开手机 空荡的桌面 没有卢根所期待的短信

接连几天繁忙的工作并没能如他所愿忘记几日前张驰那令人煎熬的沉默

他在想张弛是不是也和他一样紧张地快要握不住手机

但他更想知道张弛那冗长沉默后的挂断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还不明心意的纠结 亦或是 从此绝交的征兆

 

 

停更直播三天 

张弛的生活彻底被卢根的那句告白打乱了

他提不起任何劲来玩游戏 

他还是想不明白同样是表白

为什么这一次 他变得这么不知所措

为什么这一次 他没法笑着说什么鬼转移话题

为什么这一次 他知道卢根是认真的

可是 认真的表白为什么在他挂了电话后就没了后续

所以 还是自己的错觉么 一切只是玩笑?

 

 

卢根起了床 打开电脑 

张弛不在线 

但卢根知道 他一定是隐身了

他不愿意死缠烂打 但是好歹要知道一个答案吧

 

 

“张弛 我知道你在”

“我愿意”

“他妈的 你他妈的”

 

 

张弛点开微博发到“久违的直播 我通知了啊[白眼]